两名急救人员在伊莱贾·麦克莱恩死亡案中被判有罪

(SeaPRwire) –   科罗拉多州布莱顿——两名丹佛地区急救医生周五在2019年给伊利亚·麦克莱恩(Elijah McClain)注射过量致死的药物后被判有罪——专家表示,这一裁决可能会对全国各地的第一应急人员产生阻止作用。

这起涉及23岁黑人男子死亡的案件是最近几起针对急救医生提出的几起刑事起诉案例中第一个到达审判阶段,可能为以后案件的检察官制定标准。

这也是针对警察和急救医生因麦克莱恩死亡而面临的三起审判案件中的最后一起。警察在接到可疑人员投诉后拦下了麦克莱恩,随后给他施加强制性限制并注射了镇静剂。该案直到2020年明尼阿波利斯乔治·弗洛伊德被杀事件引发的抗议活动才开始引起广泛关注。

一名奥罗拉警察早前已被定罪为第三度袭击和辅助第三度袭击。两名警察被定罪为过失致人死亡。

周五,陪审团裁定奥罗拉消防救援医生杰里米·库珀(Jeremy Cooper)和彼得·奇奇尼克(Peter Cichuniec)因过失致人死亡有罪。他们可能面临数年监禁。

陪审团还裁定奇奇尼克在两项第二度袭击指控中的一项有罪,这可能导致更长的监禁期限,并要求他立即被拘留。库珀被裁定在袭击指控中无罪,未被拘留。

麦克莱恩的母亲谢尼恩(Sheneen)在宣布结果后高举拳头。她说:“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随后离开法庭。

奇奇尼克的妻子低下头,警察给他戴上手铐。库珀的妻子在一旁哭泣。

两名急救医生和他们的律师都没有在法庭外说话。他们也没有立即回复《美联社》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寻求评论的请求。

这一结果可能会为急救人员应对警方拘留人员情况下的应对方式制定标准,迈阿密大学犯罪学家亚历克斯·皮奎罗(Alex Piquero)说。

“想象一下,如果你是急救医生,”皮奎罗说。“他们可能会犹豫不决。他们可能会说,’我不会做任何事’或者’我会做得更少,我不想被定罪。’”

国际消防员联合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韦泽在起诉这些指控时,实际上是将急救医生在分秒必争的医疗决定中定罪,并为急救前期护理设置了一个“危险的阻止先例”。

召集大陪审团对第一应急人员提出起诉的韦泽表示,他对结果感到满意。

“我们仍然认为提出这些案件是为了麦克莱恩的正义和奥罗拉社区的治愈而做出的正确决定,”他说。

奥罗拉市周五晚表示,两名急救医生在被定罪后被解雇。

陪审团在两天的商议后宣布了结果。当陪审团告诉法官他们在一个指控上无法达成一致时,法官告诉他们应继续努力寻求一个结果。

警方2019年8月24日在麦克莱恩从便利店回家途中拦下他,理由是收到可疑人员投诉。一名警官声称麦克莱恩试图夺取他的枪——这一说法被检察官质疑——另一名警官给他施加了一种令他暂时失去知觉的颈部限制。警察还将麦克莱恩压在地上,然后库珀给他注射了过量的氯胺酮。奇奇尼克是高级警官,他说使用氯胺酮是他的决定。

检察官说,急救医生在给麦克莱恩注射氯胺酮前没有进行基本的医疗检查,如测量脉搏。给他的剂量对他体重140磅(约合64公斤)的身体来说过高,专家作证说。他们还没有在给他镇静剂后立即监测麦克莱恩,而是让他躺在地上,这更难呼吸。

麦克莱恩在警用摄像头录下的“我是一个内向的人,我不同寻常”,这句话在抗议者和全球各地的人中产生了共鸣。

在宣布结果前,麦克莱恩的母亲在一份声明中说,警方拦下她儿子时在场的每个人都显示出了缺乏人性。

“他们不能用训练不足来解释他们对邪恶的冷漠或参与邪恶行为,”麦克莱恩写道。“那完全是他们自己的责任。他们每个人的灵魂在死后都会下地狱腐烂。”

辩护律师辩称,急救医生根据他们的训练给麦克莱恩注射氯胺酮,是因为他显示出“激动精神失常”的迹象,这是一个有争议的条件,有人说它是不科学的,曾被用来正当化过度使用武力。

在华盛顿州,陪审团周四裁决所有指控无罪,免除2020年曼努埃尔·埃利斯(Manuel Ellis)死亡案中警察的刑事责任。埃利斯是一名黑人男子,当时被电击、殴打并面朝下压制在塔科马的人行道上。

在科罗拉多州案件中,检察官表示,库珀在调查中说谎试图掩盖自己的行为,告诉侦探他之所以决定给麦克莱恩注射氯胺酮,是因为麦克莱恩在当时明显反抗,而实际上摄像头显示麦克莱恩当时已经失去知觉躺在地上。他还质疑库珀声称麦克莱恩试图摆脱警察的限制——以及他给麦克莱恩注射氯胺酮时检查过他的脉搏,其他人作证说没有看到。

“他试图掩盖自己行为的轻率性,”高级助理检察官杰森·斯洛瑟伯(Jason Slothouber)在最后陈述中告诉陪审团。

奇奇尼克,与库珀一起这周作证,表示急救医生受训知道必须迅速用氯胺酮治疗“激动精神失常”,并多次被告知这是一种安全有效的药物,没有被警告说它可能会导致任何人死亡。

科罗拉多州现在告诫急救医生不要给怀疑患有这种有争议症状的人使用氯胺酮,这种症状包括增加的力量,曾被用来对黑人男子进行种族偏见。

当警方拦下麦克莱恩时,他正在听音乐,脸部大部分都被口罩遮挡,因为他患有循环系统疾病。警方很快就因为麦克莱恩似乎被吓到了要求离开而采取了实际行动。他当时没有被指控任何犯罪。

这起案件的知名度意味着,未来急救医生面临的刑事指控和随之而来的诉讼风险将成为他们的关注点,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法学教授詹姆斯·G·霍奇(James G. Hodge, Jr.)说。

这可能会促使他们更好地记录警方关于需要治疗人员的描述,并要求医生在急救医生使用可能有害但可挽救生命的治疗前签署同意书。

霍奇说:“这些针对急救医生的案例在国内引起广泛关注无疑会实时影响实际操作。”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实时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90个国家350万台专业桌面电脑。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部分简体中文媒体:AsiaEase, AsiaFeatured, AseanFun, SinchewBusiness, SEAChronicle, SingdaoPR, TodayInSG, LionCityLife, VOASG, Singapura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