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印度在国内和全球都在打击锡克教徒

INDIA-CANADA-POLITICS-DIPLOMACY-RELIGION

(SeaPRwire) –   上周,美国司法部表示已经阻止了一名印度官员企图在纽约市暗杀一名锡克教徒和美国公民的阴谋。司法部新闻稿披露,捷克当局在今年6月逮捕和引渡了该指控的凶手。

这一声明发生在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公开指责印度政府参与6月18日在英属哥伦比亚苏里的一座锡克教寺庙外枪杀加拿大锡克教领袖尼贾尔的事件之后。(印度政府否认参与尼贾尔遇刺案。)

特鲁多的批评引起世界领导人的关注,这一事件也在国际上占据头条。大多数评论都着眼于印度向权威主义下滑。一些分析正确地将尼贾尔的非法杀害置于莫迪印度对少数民族迫害程度不断升级的更广泛模式中,引发担忧印度正在进行种族灭绝的组织阶段。

然而,报道中缺乏讨论这些紧张关系背后的语境。要更全面地看问题,我们必须研究以下问题:锡克教社区对印度的不满在哪里,他们为什么要求政治主权?为什么莫迪政府会感到锡克教自决运动的呼声如此威胁,以至于会冒着与美国和加拿大这样的世界强国关系恶化的风险?

锡克教主权运动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其创始人纳纳克,他观察周围的不公正,提出了另一条道路。他揭示了一个新的概念“ik oankar”,宣布所有生命的统一,并坚持所有人都同样神圣且自然独立。纳纳克教导锡克教徒在这个世界上追求自身解放的同时,也要确保所有人都有机会自由生活;当政治领导人侵犯人民的权利和自由时,抵抗这种压迫就是义务。

这个思想在过去几个世纪里以各种形式体现出来,从抗议诗歌到有组织的军队,到政治自治。19世纪初期,充满魅力和包容性的拉纳吉特·辛格领导下兴起锡克帝国。1849年,英国东印度公司征服旁遮普,这是南亚最后一个落入殖民统治的地区,持续近一个世纪。

随着英国帝国日落,殖民统治者在创建新的国家时,曾讨论为不同宗教社区设立不同国家,包括兴都斯坦为印度教徒,巴基斯坦为穆斯林,卡利斯坦或锡克斯坦为锡克教徒。然而,锡克教政治领导人最终选择不寻求独立国家,而是支持建立一个新的世俗、包容的民主国家,并获得保证作为新印度国家的少数民族,锡克教权利将得到保护。

1947年8月,锡克教徒的家园——旁遮普省被划分为两部分几乎相等;西部成为巴基斯坦的一部分,东部成为印度的一部分。随后发生的 partition of Punjab 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和最致命的大迁徙:估计有20万到200万人在族群冲突中死亡,2000万人被迫流离失所。

无数锡克教徒弃守家园,东迁到印度,包括我们家庭的成员。幸存者不得不从头开始,抛弃房产、企业和礼拜场所。他们甚至离开了他们心爱的创始人纳纳克的出生地,现在它位于巴基斯坦一侧。事实上,锡克教的重要遗产现在很大一部分位于旁遮普省巴基斯坦一侧。

印度开始国家建设项目,面临将极为宗教上、语言上和文化上不同的广大人口团结成一个共同体的巨大挑战。然而,印度人口中的主流信仰是印度教,它成为国家建设的核心,这令印度少数民族感到失望。

印度领导人开始视少数民族,尤其是锡克教徒,为威胁到国家建设的因素,持有敌视和轻蔑的态度。他们也意识到锡克教徒仍然记得在旁遮普的政治自治时期。印度精英担心旁遮普成为锡克教徒占多数的州,会增强政治实力并威胁印度的稳定。这导致印度政府拒绝给予旁遮普和锡克教徒与其他州享有的重要权利,包括自身的宪法和议会。印度还通过划分旁遮普的一些领土给其他州如哈里亚纳和喜马偕尔邦来削弱旁遮普的政治权力。此外,违反国际河流法规,印度将旁遮普的河水转移给其他州和地区,这对长期以来被称为印度粮仓的旁遮普州及其农业社会来说是一个重大的经济打击。

旁遮普锡克教徒很快开始抗议印度政府,抗议其文化、经济和政治权利的侵蚀。1978年,锡克教领导人起草了《安里斯塔布要求书》,列出保障旁遮普和印度其他少数民族权利的一系列要求。

在这个时期崛起的一个有魅力的锡克教领袖是金德拉瓦莱,他的声望引起印度政府的注意。金德拉瓦莱强烈谴责印度国家的侵犯行为,这时已经升级到包括严重侵犯人权。他呼吁锡克教徒和全世界的少数民族站起来反对压迫。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以他为反国家分子威胁印度稳定为由,在阿姆利则最重要的锡克教圣地——金廷普尔寺在一个重要宗教节日对他和追随者发动袭击。金德拉瓦莱在攻击中丧生,同时也有数千正在那里礼拜的锡克教朝圣者被杀。

全球锡克教社区对政府对寺庙的袭击感到愤怒,要求获得公正。在这个时刻,独立锡克国家卡利斯坦的运动重生。金德拉瓦莱曾明确表示,他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卡利斯坦的概念 – 但如果印度政府任何时候入侵金廷普尔寺庙群,就为独立锡克国家奠定基础。

同年年底,甘地由锡克教保镖暗杀,据推测是为了报复她对金廷普尔寺庙的袭击。在随后的几天里,执政的国大党利用国家机构和基础设施组织了针对印度首都新德里的暴力“排锡运动”。这场骚乱导致数千名锡克教徒死亡,数以万计的锡克教徒流离失所,所有锡克教徒都开始怀疑他们是否还能在印度有家。

金德拉瓦莱的预言成真。1984年的反锡克教暴力使许多锡克教徒感觉印度政府的迫害模式不会结束,这也推动了新的锡克教自决运动。1984年7月,锡克教徒在纽约麦迪逊花园集会,“支持旁遮普锡克教徒为自决和保护其独特宗教身份而进行的斗争”。不到两年后,数以万计的锡克教徒在金廷普尔寺召开萨巴特·哈尔萨会议,宣布卡利斯坦独立。

从1980年代中期到1990年代中期,旁遮普陷入暴力斗争。锡克教徒中的一部分采取武装抵抗,目的是通过独立建立一个免受印度暴政统治的独立锡克国家。这一武装叛乱时期通常就是西方人所说的卡利斯坦运动。

虽然印度指责武装分子袭击政治家和平民,但印度安全部队长达10年使用酷刑,包括杀害和强迫失踪,目标是任何被怀疑参与叛乱或独立运动的人。在此以后,人权捍卫者和研究人员揭示了印度在这一时期犯下的种族灭绝罪行的真相。1995年,人权捍卫者贾斯沃尔·沙尔马发表报告,揭示印度在旁遮普的暴行。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实时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90个国家350万台专业桌面电脑。SeaPRwire支持英语、韩语、日语、阿拉伯语、简体中文、繁体中文、越南语、泰语、印度尼西亚语、马来语、德语、俄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等多种语言的新闻稿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