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Mochovce 3 Nuclear Power Plant

(SeaPRwire) –   核电是实现能源转型脱离化石燃料的唯一解决方案。然而,西方政府和公司在推进新型核技术和项目方面效率不高。过时的反核观点、巨额的初始资本成本、政府没有找到与私营部门分担风险的机制以及压抑和不理性的监管框架都在阻碍该行业发展。

在能源危机和气候变化自然灾害之间,我们再也没有选择的余地。该行业通过开发新技术来缓解公众对安全性的担忧来应对。一些设计微型反应堆或SMR。另一些利用新材料或技术,如将冷却系统中的水替换为熔融盐,或使用沸水而不是高压水来提高核电站的效率。还有一些在安全系统、核燃料制备创新或核材料储存方面开展工作。在美国,像电力研究院这样的顶级研究机构的专业知识在全球各地都很受欢迎,形成一种核能外交。美国、英国、加拿大和韩国在核能投资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核能产业近年来一直处于高潮。出于节约成本的考虑,一些聪明的公司已经开始计划转向核能。包括,9月宣布将使用核电站为人工智能运营提供电力。随着电气化成为任何合理能源转型计划的基础,电网在大量不可调度再生能源的影响下日益难以平衡,核能日益被认为是解决方案。就像20世纪40-50年代科幻小说家艾萨克·阿西莫夫在他的小说中所设想的那样,核能可能拯救人类。

然而,最近的头条新闻显示出一些主要挫折。小型模块核反应堆(SMR)公司,曾被誉为SMR领导开发商,尽管获得近20亿美元的美国政府支持,但由于成本上升和管理不善而取消了其旗舰项目。它现在正面临来自投资者的欺诈指控。比尔·盖茨的SMR公司TerraPower的项目因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而延迟数年——俄罗斯是TerraPowerSMR设计所需核燃料的唯一国家。也收回了其上市计划。英国的面临财政问题。法国的发电量和财务状况创下历史新低。其他项目也面临延迟、困难或破产。

新技术和新兴市场的挫折是正常的,但对核能来说,这样的小碰撞可能会产生不成比例的影响,因为许多人对核能仍然感到不安或直接反对。切尔诺贝利、福岛第一和三哩岛灾难深深地影响着人们的想象。“熔毁”本身已经成为一种表达迅速和不理性地崩溃以及失去控制的习语。乌克兰最大的核电站遭到俄罗斯袭击一事再次表明,我们对核事故的担忧有多深。相应地,2023年3月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尽管支持核能的声音在缓慢增长,但仍有44%的美国人对核能持有一定程度的反对态度,2016年这个比例为54%。瑞士和英国的类似调查显示,核能支持率分别为49%和24%。在德国,尽管目前正处于能源危机,急需额外能源来源,但34岁以下人群中有超过一半人要求取缔核能。

除法国外,以核能为主的发达国家和政府都过于恐惧核能,无法让其蓬勃发展。福岛事故使德国完全放弃了其核能计划,于2023年4月15日终止最后三座(原有17座)反应堆的运营。比利时和瑞士决定不建新核电站,并逐步淘汰现有核电站,尽管2021-2023年的能源危机迫使它们重新考虑这一问题。在美国,1979年3月28日宾夕法尼亚州三哩岛核电站部分熔毁事故引发了恐慌。数十个计划建设的核电站随之取消,几十年来几乎没有新建项目。

不幸的是,没有受到公众反核情绪影响,西方世界的主要地缘政治对手在核能领域已经领先数年甚至几十年。世界各地正在各个阶段建设约60个核电项目,其中中国有22个;22个使用俄罗斯技术,18个使用中国技术,或从其他国家获取并重新定名的技术。一些欧洲国家,尤其是匈牙利和塞尔维亚,以及一些北约国家,如土耳其,正计划使用俄罗斯设计和供应链建设新的核电站。更讽刺和悲哀的是,乌克兰4座核电站全部使用俄罗斯VVER型反应堆,直到不久前完全依赖俄罗斯的燃料供应。俄罗斯还控制着大部分核燃料供应链。

西方世界之所以落后,是因为恐惧。全球各国政府现在都在努力赶上,但仍受公众反对率高和监管制度中根深蒂固的核恐惧情绪影响,这些情绪已融入许可和审批流程。相比一些有核电历史的国家,像波兰和埃及这样没有核电的国家,由于法律中没有嵌入反核情绪,反而可能在核能发展上更快。

相反,美国正被其对核能行业监管的恐惧情绪所阻碍。2019年核能创新和现代化法案要求美国核监管委员会(NRC) liberalize许可流程以促进核能创新和加速核电商业化,但2022年NRC发布的新规则和流程在考虑新核技术方面,采取了现有规则中最严重和繁琐的方面,而不是减轻它们,反而增加了一些新障碍和标准,其中一些核工程师说是科学上不可能满足的。草案长达1252页,比原定简化的版本更长一倍。许多要求,无论旧的还是新的,都不应该适用于SMR和其他先进核设计。结果遭到专家和公司的批评,称其完全失败,将继续在几十年内阻碍该行业,使许可过程的时间和费用进一步增加。核能产业联合会等行业团体批评该提案“将增加复杂性和监管负担,但不会增加安全性,也将减少可预测性和灵活性。”

与此同时,美国试图将这一复杂的核监管制度出口到沙特阿拉伯。美国称其为“核监管的金标准”,但一如对阿联酋那样,美国一直拒绝允许沙特使用美国核技术,除非后者也采用美国规定的安全法规。难怪沙特现在正考虑使用俄罗斯核技术。

然而,科学事实是,新一代核技术创新不需要面临这种窒息性的审批流程——它是安全的。新反应堆和其他在研技术的风险水平非常低。这一点尤其与气候变化后果带来的风险或例如燃烧化石燃料或吸入发动机废气对健康的风险相比。新核电站产生的废物也比例如报废太阳能电池产生的废物更不成问题。核能复兴不仅意味着更多核电,也意味着更好、更清洁、更安全和更高效的核电。

例如,SMR的安全性远高于全规模核电站。它的发电规模为50-300MW,相比传统核电站的800-1600MW小得多。发电量1-10MW的“微型反应堆”安全性也很高。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实时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90个国家350万台专业桌面电脑。SeaPRwire支持英语、韩语、日语、阿拉伯语、简体中文、繁体中文、越南语、泰语、印度尼西亚语、马来语、德语、俄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等多种语言的新闻稿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