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裁决根据外貌给出

(SeaPRwire) –   虽然有关于何时应该对罪犯判处死刑的指导原则(在仍然实行死刑的州),但最终还是由陪审团做决定。一项研究发现,案件事实并不是陪审团是否会判处死刑的唯一决定因素——根据这项研究,某些“不可信赖”的面部特征似乎在死刑裁决中起着重要作用。

根据发表于12月14日在《心理科学》杂志上的研究,人们会将某些面部特征,如下垂的嘴唇和浓眉,与不可信赖联系起来。这是人类学习的刻板印象偏见之一——喜欢没有这些特征的人——科学家发现它会影响结果,如我们选择相信谁、喜欢谁以及相信谁。

“律师长期以来都知道,陪审员在形成对被告的印象时,往往会基于随意不可靠的特征,”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塔克鲁兹分校心理学教授克雷格·哈尼说。例如,几十年来的证据表明,通常情况下,被控杀害白人的黑人被告更可能被判处死刑。

“研究人员几十年来一直使用所谓的反刻板印象干预来减少种族偏见、性别偏见等,”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副教授乔恩·弗里曼说,他是这项新研究的作者之一。“我们一直想将这些同样的原则应用于理解面部刻板印象作为可学习和可塑性的问题。”在弗里曼的研究中,他首次证明了在死刑问题上,面部偏见可以通过简短培训来纠正。

为了测试这一点,弗里曼进行了一系列四项实验,使用了佛罗里达州因杀人被定罪的400名白人男性犯人的图像,其中一些被判处死刑,一些被判处无期徒刑。在第一项实验中,450多名志愿者查看了这些图像,并被要求根据每个人的可信赖程度和吸引力给予评分。在实验开始前,部分参与者通过了一个简短的培训模块,旨在打破面部特征与可信赖程度之间的联系,在该模块中,传统上“不可信赖”的面孔与正面行为描述相结合,反之亦然。总体来说,被判处死刑的男性在控制组中更可能被参与者标记为不可信赖,吸引力评分也与此密切相关。但是,在接受培训的组中,可信赖程度不再预测现实中的裁决结果。

其他三项实验包括类似的培训,但随后的测试略有不同,包括要求参与者假设完全有罪情况下做出判决建议,以及在提供案件全部细节后再做出同样要求。在每项实验中,接受培训的参与者都不太可能陷入同样的联系模式。

面部偏见如此容易在短期内纠正,这实在说明了现实中陪审员的准备工作有多不足,哈尼没有参与这项研究。他说,陪审团选择“是一个相当粗略的过程”。“我们真的让陪审员承担着做出极为重要决定的责任,包括生死决定。而他们却一点培训也没有得到。”

当死刑进入法庭时,会发生根本性的理念转变,哈尼说。而不是仅仅考虑证据来确定事件的发生过程,当陪审团考虑死刑问题时,他们的分析变成关于一个人。“到那个阶段,他们已经被定罪了,”哈尼说,“现在,问题是他们是否应该受到最终惩罚或次级惩罚?这完全是一个基于他们对被告的看法的主观道德评估。”任何陪审员感觉到的偏见在做出这个更主观的判断时都更可能浮现出来。

不过,在实际案件开始前为陪审员进行培训目前还不现实,弗里曼和哈尼表示。首先,专家需要更清楚不同类型的偏见如何相互影响——可信赖程度、种族、性别等都会以不同方式相互关联,弗里曼希望通过复制他的研究来阐明这一点。

即使掌握所有的信息,哈尼说,支持在全国范围内为陪审团进行广泛的反偏见培训也不太可能得到政治光谱各方的支持。“我可以想象不同观点会对培训内容有何看法,”他说。第二,也可能是任何试图设计反偏见陪审团培训的人会面临的最大非政治障碍,是弗里曼式的短期培训通常无法持续超过实验运行的时间。重大犯罪案件的审理通常需要几周,在研究环境中,消除隐性偏见需要重复且定期的干预。但弗里曼表示,了解面部特征偏见可以改变的事实本身“非常引人注目”。

“我认为更大的意义在于,这些偏见存在,我们也可以采取行动来解决它们。这只是我们未能充分为陪审团准备重要角色的又一个例证,”哈尼说。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实时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90个国家350万台专业桌面电脑。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部分简体中文媒体:AsiaEase, AsiaFeatured, AseanFun, SinchewBusiness, SEAChronicle, SingdaoPR, TodayInSG, LionCityLife, VOASG, SingapuraNow